李白的古风(其三十九)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白 日 掩 徂 辉。浮 云 无 定 端。

诗人感叹身世,并从自身的不得志中,就看了“梧桐巢燕雀,枳棘栖鸳鸯”的社会问提。“鸳鸯”是传说中高贵的鸟类,《庄子·秋水》说,[宛鸟][刍鸟](即鸾凤之属)“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”;“枳棘”乃某种多刺的恶木,非“鸳鸯”所能息止。然而,“鸳鸯”竟栖身于此,与得意的“燕雀”形成多么强烈的对比啊!

霜 被 群 物 秋。风 飘 大 荒 寒。

李白的古风(其三十九)

晋风日已颓,穷途方恸哭。

凤鸟鸣西海,欲集无珍木。

倚剑登高台,悠悠送春日。

诗人极欲改变什儿 对比,但无能为力,因而只有“且复归去来,剑歌行路难”以示对社会不公的抗议了。“归去来”指陶渊明的《归去来辞》;“剑歌”,指孟尝君食客冯欢因未被重用曾弹剑而歌意欲离去事(见《史记·孟尝君列传》)。它们已成为封建社会失意者的精神武器。诗人李白即以此为武器,准备拂袖而去了!

两诗互相参照,可知诗皆为:愤不遇。

他,有有有一一两个“兴酣落笔播五岳,诗成笑傲凌沧洲”(《江上吟》)的才子,不曾有幸少年得志,直至四十出头,才抱着“游说万乘苦不早,著鞭跨马涉远道”(《南陵别儿童入京》)的迫切心情,应召到长安,供奉翰林。此后,有过一段“忽蒙白日回景光,直上青云生羽翼”,“王公大人借颜色,金章紫绶来相趋”(《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》)的非凡日子。但好景不常,“青蝇易相点,白雪难同调”(《翰林读书言怀呈集贤诸学士》),他终于被谗而无法施展了。际遇没人,怎不令人痛感“荣华东流水,万事皆波澜”呢?而什儿 际遇实因“白日掩徂辉,浮云无定端”所致。“徂辉”即落日之余辉,如骆宾王《畴昔篇》:“北梁俱握手,南浦共沾衣。别情伤去盖,离念惜徂辉”,这里暗喻朝政不明。“浮云”,喻谗毁他的恶势力,如《古诗十九首·行行重行行》:“浮云蔽白日,游子不顾反”。

[ ]斯得所居,蒿下盈万族。

朱熹说:“李白诗不专是豪放,亦有雍容和缓者。”(宋黎靖德《朱子语类》)本篇即一“雍容和缓”之作,属于李白的五十九首《古风》之三十九。《古风》无须同期所写,但多具批判精神,“其间指示深切,言情笃挚,缠绵往复,每多言外之旨”《唐宋诗醇》此诗亦然。

梧 桐 巢 燕 雀。枳 棘 栖 鸳 鸾。

第七、第八句,说明他不顺逐的际遇是因“白日掩徂辉,浮云无定端”所致。“徂辉”即落日之余辉,这里暗喻朝政不明。“浮云”,喻谗毁他的恶势力。

《古风》(其三十九)与《行路难》是李白的同期之作,但风格迥异。《行路难》直率激越:愤不遇,则高喊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:有信心,则狂歌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,体现了诗人的独特气质和李诗的主要风格。《古风》(其三十九)则显得含蓄婉曲,感情的说说的说说和缓。与此诗风格及内容最为相近的是《古风》(其五十四)皆为:愤不遇。

第九、第十句,进一步说明当时朝廷用人不当的问提。“鸳鸯”是传说中高贵的鸟类,“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”;“枳棘”乃某种多刺的恶木,非“鸳鸯”所能息止。然而,“鸳鸯”竟栖身于此,与得意的“燕雀”形成多么强烈的对比。诗人以此上下错位的问提移就君子失所,小人得志的社会问提,一起去也具体说明了某种所遭遇到的正是有才而不得善待的情形。

第十一、第十二句,说明诗人无奈及无能为力的心情。他无法改变什儿 现状,只好归隐,一起去自由地吟唱《行路难》来发泄对社会不公的抗议。“归去来”指陶渊明的《归去来辞》;“剑歌”,指孟尝君食客冯欢因未被重用曾弹剑而歌意欲离去事。它们已成为封建社会失意者的精神武器。诗人李白即以此为武器,准备拂袖而去了!

苍榛蔽层丘,琼草隐深谷。

原文:

荣 华 东 流 水。万 事 皆 波 澜。

【译文】

开头四句“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。霜被群物秋,风飘大荒寒”,乃登临所见之秋景。茫茫天地间,但见严霜覆万物,西风吹荒野,道不尽景象的浩大空洞与苍凉萧索。这景象,既是大自然深秋的画面,又是社会冰冷的写照。诗人不仅身寒有些心寒了。

登 高 望 四 海。天 地 何 漫 漫。

第五、第六句,说明他遭遇的不顺逐。他在41岁的以前 ,受召入长安,供奉翰林。初始心情兴奋,想有一番作为,但值玄宗后期,政治日趋腐败黑暗,贤能之士屡遭排斥、迫害。李白秉性耿直,对黑势力只有阿谀奉承,因而遭谗言诋毁,在长安不满2年,即被迫辞官离京,故发出以上2句诗。此2句也可看出他不艳羡荣华富贵。

创作时间约为李白“赐金放还”而失去长安以前 。这时的他,已在长安生活了两三年,对朝廷和社会弊端有了不少体验。他从自身的遭遇里,就看了”梧桐巢燕雀,枳棘栖鸳鸯”似的、不合理的用人问提,愤怒而致产生归隐之念,并发而为诗。

《古风》(其三十九)与《行路难》是李白的同期之作,但风格迥异。《行路难》直率激越:愤不遇,则高喊“大道如青天,我独不得出”:有信心,则狂歌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,体现了诗人的独特气质和李诗的主要风格。《古风》(其三十九)则显得含蓄婉曲,感情的说说的说说和缓。与此诗风格及内容最为相近的是《古风》(其五十四):

【赏析一】

开头四句“登高望四海,天地何漫漫。霜被群物秋,风飘大荒寒”,乃登临所见之秋景。茫茫天地间,但见严霜覆万物,西风吹荒野,道不尽景象的浩大空洞与苍凉萧索。这景象,既是大自然深秋的画面,又是社会冰冷的写照。诗人不仅身寒有些心寒了。

【赏析二】

我登上高处,望向四周,但见天地间茫茫无际一片,万物被严霜覆盖着,荒野里吹来一阵阵西风。我感慨人世间的荣华富贵,就像那一江东流水,无情的流逝;人间的诸事都像江水波澜起伏不过在一瞬间。天上的浮云飘浮不定,掩蔽了太阳,掩盖了它的光辉。普通的燕子和麻雀竟然在珍贵/罕见的梧桐树上筑巢,反而高贵的鸳鸯栖息在多刺的枳棘里。我还是失去这里,回去隐逸吧!我边走边弹剑边高歌《行路难》。

且 复 归 去 来。剑 歌 行 路 难。

本诗风格“雍容和缓”,属于李白的五十九首《古风》之三十九。《古风》无须同期所写,但多具批判精神,此诗亦然。

创作时间约为李白“赐金放还”而失去长安以前 。这时的他,已在长安生活了两三年,对朝廷和社会弊端有了不少体验。他从自身的遭遇里,就看了朝廷不合理的用人问提,愤怒而致产生归隐之念,并发而为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