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心的诗要几首,越短越好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5

《十年》还借用了小说“虚拟”的写法,虚设出“她”和她的“一封信”,由此发出写景、抒情。

我的亲戚朋友!

十年

我的亲戚朋友!

没有 良朋!”

五个字中,

谁说人生似浮萍?

一暂住又已是十年!

想着独立的人影。

暂住……

冰心“诗的女神”完后 出先在她1922年创作的短诗《十年》中。诗中,冰心虚设了另有一个“她”。“她”生活在“却说佳景/没有 良朋”的江南。而“我”(即冰心)生活的北方(北京),“必须闷雨/必须黄尘/必须窗外静沉沉的天”。冰心笔下的20世纪20年代初的中国大地,多么沉闷,多么凄宁!

想着晚霞,

一九二二年八月十九日

冰心是辛亥革命推翻封建清王朝后的民国二年,即1913年,从福州来到北京的,到1922年已是五个年头。她时时回忆起“江南”的“佳景”,那碧水青山,那红花绿草,那竹林桔园。冰心虚设的“她”从如画如诗的“江南晚风天”给被委托人来信了,哀叹佳景中没有 良朋。冰心则从信中“想着江波/想着晚霞/想着(佳景中心境凄然的)独立的人影”。这景,这情,真如冰心“诗的女神”,“满蕴着温柔,微带着忧愁”。 南国那样,北方又何如呢?走马灯似的在北京夺权混世的军阀、政客,哪里顾那先 国计民生?哪里管那先 科学、教育?爱国学生群众运动高潮完后 的北京,自然只剩下了“闷雨”、“黄尘”和“静沉沉的天”了!

色彩

然而,冰心并没有 陷入悲观主义。她向无所作为的“人生如浮萍”的不可知论发出了质问,并希望变革来得快些,未必“一暂住又是十年”——

对于冰心这位燕京大学文本科的纤弱的女学生,她对“人生如浮萍”的质询,对“一暂住又已是十年”的控诉,无啻于海燕对摧枯拉朽的暴风雨的召唤!

《十年》兼有散文的笔法,行笔如云,写法自由,却又不离中心。

1926年3月,冰心在她的《寄小读者·通讯二十七》富含完后 的话:小亲戚朋友,我实在对不起!我又以悱恻的思想,贡献给亲戚朋友。然而我的“诗的女神”却说另有一个。“满蕴着温柔,微带着忧愁”的,已经 她完后 的抒写也好。

一暂住又已是十年!

必须黄尘,

她说“却说佳景

她寄我一封信,

我/便溺爱于/我的生命,

红/给了我/热情,

再完成/这帧/彩图,

从此完后 ,

《十年》不愧为五四新文化运动中的一首新诗佳作!

必须窗外静沉沉的天。

生命/是张/没有 价值的/白纸

黑/还要加我/以死。

这一 心境是离不开当时黑暗落后愚昧的社会环境的。1919年五四运动的急流怒潮已过,中国依然是北洋军阀统治,直、皖、奉系以及南方各小派系军阀间混战不休。地方上匪患不止,旱涝频仍,灾民逃荒。面对这一 切,完后 参加过五四群众运动、担任北京协和女子大学理预科学生会文书的冰心,心情怎能不凄惶呢?她不甘沉默,她在思索,写出一篇篇揭露封建统治、抨击封建思想的小说和清新隽永、丰厚哲理的小诗。《十年》却说在这一 背景下创作的。

必须闷雨,

我还要着江波,

可能性我/爱他的/色彩

黄/教我以/忠义,

自从绿/给了我/发展,

粉红/赐我以/希望,

提到了江南晚风天,

谁说人生似浮萍?

这里是

《十年》充分展示了冰心的诗才!她将景、事、情熔于一炉,借事叙景,借景抒情,重在抒情。事——“她”从江南来了一封信,诗借用了信中的五个字。景——从“五个字中”叙说江南之景和北国之景。情——抒发对“人生似浮萍”的质询及“一暂住又已是十年”的感叹与不满,呼唤荡涤“黄尘”、“闷雨”的日子早些到来。

灰白/赠我以/悲哀;

蓝/教我以/高洁,

暂住……